三尺微命,一介书生。

© 恶女达摩
Powered by LOFTER

飙:

真不开心。

他那么好,你写的文字却是一直在伤害他。

你把他写的那么好,却又让他那么痛。

为什么?对他好一点不可以吗?偏心鬼。

玻璃,光,海水。

萬有引力:

太平山顶,维港夜色,于卢吉道

“她知道这全然是英国式的阴谋。”

亦凡嗲精:


陆地千秋万岁,玫瑰只开一上午。
🌹🌹🌹

他制服上昂贵的双臂,承载两枚翡翠玉袖扣。

慢食堂:

很...中国风的马卡龙?

转载自:bondnatali_dessert

茜茜

他困囿于黑铁色的夜里,而他并不打算,或者已然放弃从其中逃离。他于是只在里面跳舞,像正在交尾的热带毒蛇。

昨天晚上我没睡好,一直挣扎着想起来,然后我梦到你了。

梦里你还是软软的样子,悄声细语地问我:你的酸梅汤在哪里买的啊?

好像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子。

醒来的时候天气很凉,昨夜好像落过雨了,我记得。

突然就想起那个时候我趴在书桌上写我再认真也难追上别人的数学。

你的数学很好。有次数学老师刁难我,我答出来了,你夸了我很久。你说你根本都没有想到。

我在想,有人这样认真地夸我。

还记得有天你认真地对我说,以后你可以当个语文老师啊。

我忘记掉你有没有说你自己的未来了,有极大可能是说了,因为这件事,我感动了很久。

你把我放进未来里,你把我纳入一般人只对自己考虑的范畴,你在想我后来的样子。

我...

黑生同白生

这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一段我极想让你看到的话。

想同你讲不要怕,想撑你到底。

你总把一切看成沙制的绳索,你总很小心翼翼。

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觉得黑了有胡子了我会不喜欢了,我一直很期待你有更多的突破。我妈教我,没做过的事情试过了才知道。我很愿意看你变得不一样。是我心大吧?我好像没那么介意你皮相是否一定完美。

我以为你也不介意的:这张脸你比我更清楚,你应该知道你有超出常人的挥霍的资本。

那还担心什么呢。那些不愿看你做出改变的人吗?他们打着爱你的旗号指望你固步自封,他们把你当纳西索斯。他们爱你的倒影。

可那不是你,真实的你不由他们决定。你决定你的影。

是失败吗?有可能。从某些方面来讲你可能会...

想起来去年看中一件黑色卫衣,厚而长,背后印着粉红色樱花和带雪富士山的图样。

最后没买,太贵。今天早上特别想它,可是现在找不到了。

你说你之于我是不是也这样。我当时看中了想要了,最后于我价位太好不合适所以放弃了。

等我回头想要的时候,淘宝上遍地的卫衣,没有一件是你,Fuji san.

博德的遗珠。

❁:

真好看啊真好看啊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1/44